终身教育与继续社会化

上海大学教授   张钟汝

科学技术的日新月异,社会结构的迅猛变迁,不仅要求人们知识更新、技能更新以提高自身的适应力,还要要求人们观念更新、生活方式更新来协调社会关系,构筑和谐社会。终身教育理念应时代进步发展的需求而成为国际社会共识。老年期是个人生活发生重大转折的时期,将面临离退休、空巢、衰老、疾病、丧偶等一系列问题与冲突,需要继续社会化,成功完成社会角色转换,以适应新环境和新关系。

一、社会化是贯穿于人生各阶段的持续过程

社会化是一个多学科共同关心的课题。文化人类学认为,社会化是一个民族的文化模式世世代代相传承继的过程,这个过程又称为“文化濡化”或“文化熏染”。

社会化研究的先驱弗洛伊德,把个体社会化过程从出生到成年分为五个阶段,认为个体成年就意味着社会化完成。现代研究则认为个体社会化是贯穿于人一生的连续过程。成年以前的社会化称为基本社会化,其任务简而言之是完成个体的生理性成熟和社会性成熟。成年以后的社会化称为继续社会化,其任务视个体所处生命历程的不同阶段各有侧重,概括而言就是应生产技术、行为规范、生活方式、社会价值观以及社会结构的不断变化,个体主动学习接受新文化,调适社会角色关系,适应社会环境变化。

二、老年人继续社会化的必要性与任务

老年人需要继续社会化的主要理由是:伴随着离退休这一个人职业生涯中的重大转折,老年人将面临社会角色的急剧变化。而老年期的角色转换与青少年期发展型角色转换形态有所不同,它总体是呈现一种普遍不受欢迎的衰退性态势。比如由劳动者角色转换为供养者角色,由决策者角色转换为平民角色,由父母角色转换为祖父母角色等等。这样的角色转换,不仅打乱了老年人几十年来固定的生活节律,还可能带来诸如权力丧失、权威减弱、地位下降、收入减少、交往圈缩小等多种生活变故,对部分老年人造成不良刺激,致使他们产生挫败感和丧失感,触发衰老、孤寂、空虚、焦虑等消极心理。老年人亟需根据宏观社会大环境和微观周边小环境的变化,学习新的角色规范,建立新的生活方式,通过继续社会化获得社会再适应能力。

老年继续社会化的主要任务有三项:其一是制订一张新的生活作息表,预防退休综合症。人们对时间的知觉常受空时高估实时低估规律的影响。老年人退休后,原来习以为常的早出晚归忙忙碌碌的快节奏,改为悠哉休闲无所事事的慢节奏,一时容易产生百无聊赖度日如年的空虚感,久而久之还会影响睡眠食欲。需要根据退休生活特点和个人习性,重新安排作息时间。其二是更新消费理财观念及技巧,从容应对养老金替代率下降的现实。改革开放以来,老百姓的收入有较大幅度的提高是不争的事实,但由于工资结构变化,在职时与退休后个人可支配收入的落差较大也是不争的事实。需要及时更新消费观念,掌握新的理财技巧,规避可能陷入经济拮据的尴尬。其三是建立新的交往网络,成功完成社会角色的蜕变。每个人在人生的舞台上扮演着各式各样的角色,但角色扮演自如需要角色伴侣。老年人离开工作岗位,失却了同事、领导、下属的角色伴侣,不能自如地继续扮演社会公职型的工具角色;子女独立门户难得回家,老伴撒手人寰先走一步,也会使老年人因失去角色伴侣不能自如扮演家庭成员型的情感角色。这都需要建立新的人际关系,找到新的角色伴侣,扮演新的社会角色,适应社会和家庭变迁,安度幸福晚年。

三、终身教育在老年社会化中的作用与功能

有关调查研究结果表明,老年人生活满意度的关键,在于其继续社会化的完善程度,而有效继续社会化又与终身教育有密切关系。

老年教育是终身教育体系中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,学习对象主要面向老年人,“注重促进人的心理和谐,加强人文关系和心理疏导,引导人们正确对待自己、他人和社会,正确对待困难、挫折和荣誉。”(中国老年大学协会会长张文范)老年教育是老年人完成继续社会化任务的重要载体,发挥着若干显性功能和潜在功能。主要表现在:(一)依法建立的终身教育制度,保障了广大老年人“老有所教”、“老有所学”的权利;而各级政府也视之为己任,与社会组织合作,开发利用教育资源,创建各类老年学校,向老年人提供了终身学习接受教育的机会。(二)老年学校按照老年人不同的需求、愿望、兴趣,不同的教育背景、认知水平、情感特征,以及不同的社会态度、社会价值观,组织独具特色的教学活动。(三)老年学员经常性相聚在老年学校,开展各种社团活动,互帮互学社会交往频繁率增加,不仅可以强身健体,丰富生活,而且还能够沟通思想,切磋技能,有效消除空虚寂寞、孤独无助等消极情绪感受。更可以逐步形成老年亚文化群体优势,发挥余热服务社会,实现老年社会价值,满足友谊感、义务感、归属感和荣誉感等多种高级精神需要。终身教育促使继续社会化进入良性循环轨道,成功继续社会化有利于老年人获得幸福感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摘自上海老年教育研究《终身教育与继续社会化》一文)